昌吉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绝世邪君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改变群山阵五更

2020/01/24 来源:昌吉信息港

导读

绝世邪君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改变群山阵【五更】在深海之下,七千海宫的外围海宫区域里,这一日几乎是惊动了整座外围,被一场空前绝后的巨战

绝世邪君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改变群山阵【五更】

在深海之下,七千海宫的外围海宫区域里,这一日几乎是惊动了整座外围,被一场空前绝后的巨战所惊动,而这巨战里最为惊人的,无疑是一名穿着黑袍,年纪只有二十出头的少年,那少年,凭一己之力,击杀两名界境,其中一名,更是内三千海宫的长老,这一事,很快也在整座外围传响,惊动整座外围,秦石的名字,彻底在七千海宫中传开,也令秦石在这七千海宫中初露锋芒,渐渐的被众人所知,连十方殿都是被惊动。

而意外的是,如此重大的事,本该在外围引起无数狂潮,或许,会有很多海宫,愿意站出来讨伐拓跋宫,以维护内三千的名义借此机会攀上火云宫,十方殿本也该在这时站出来,惩罚拓跋宫,但,这一切想象中的并没有到来,仿佛这一战过后,一切都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没有任何人再敢找拓跋宫的麻烦,十方殿好似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过去,而这一切,拓跋宫清楚,并非是因为他们与青王宫的关系,因为的,只是因为秦石的另一层身份,一名咒域境大成的身份

在很多海宫看来,这一身份,甚至是足矣和内三千火云宫叫板的身份。

而这一战,最终也因阳仑与火云之死告终,秦石凌空而立下的黑眸十分平淡,他目光停顿在两人尸首身上半响,抿了抿嘴:这两人的尸体,境界上倒是勉强达到界境,能够炼造法身,只是可惜,这两人似乎都修炼了什么邪力,突破也是借助邪力而来,用起炼造法身,很难根骨根基,或许还会得不偿失,将来在想给法身突破,将会遇到很大的瓶颈,看来,只能放弃了,以后有机会去内三千走一遭,能够碰到真正的界境强者再说吧。

秦石可惜的摇摇头,阳仑与火云显然达不到他炼化法身的资格要求。

大战结束,至于阳宫的残余弟子则是被拓跋宫尽数拿下,听候发落。

这时,众多的海宫宫主纷纷靠近秦石,一个一个谦卑的冲着秦石抱拳,十分客气的笑道:小友当真是好本事,这一战将来小友在七千海宫的前途无可限量啊。

是啊,以后我君王宫,就要劳烦小友照料了。这时,一名咧着嘴嘿嘿一笑的老者道。

对这老者,秦石还是有几分印象,先前阳仑决议和火云联手时,他便是识时务的提早站出来,显然,这老者也要为他当时的决定感到庆幸,秦石淡淡一笑:诸位前辈谬赞了,不过刚刚诸位的恩惠玩呗记在心里,待这事平息,晚辈会为诸前辈的海宫炼化百张域境魔符,亲自送上门去。

真的?众多海宫宫主这时都是老眼泛起精光,百张魔符?这已经十分珍贵,而他们真正在意的,是后面秦石那句域境魔符域境魔符,一张在外围海宫都是会引起巨大波动,一旦某个拍卖行内出现的话,都会惊动无数海宫疯抢,这一下,秦石就送出一百张?不由,众人都是纷纷暗称,刚刚为这小子冒险是值得的啊。

在他们看来,秦石是个很懂大体之人,这也让他们对秦石纷纷抛来满意的微笑。

对此,秦石也是莞尔一笑,他清楚将来自己在外围海宫的日子还久,这些老家伙,虽然各怀鬼胎,并非真的想帮他,但是,结交下来,将来难免会有用武之处,何况,百张魔符,对他而言,是轻而易举之事,所以他自然不会在意。

这时,秦石微微皱眉,识海中突然闪过道紫色灵光,旋即他嘴角突然露出抹淡淡的轻笑。

呵呵,那小家伙,总算突破了吗?照比想象的时间还要长不少啊。秦石抿了抿干涩的嘴角,旋即他突然冲着诸多宫主抱拳笑道:诸位前辈,晚辈稍微失陪一下。

小友有事,尽管去做就是。

对秦石,这些老家伙都是十分客气,开玩笑,秦石可是能击杀阳仑那种界境高手的,虽然,他们身份都是不俗,不是宫主,就是巅峰长老,但在秦石面前,可没有丝毫优越感,甚至,他们知道,如果秦石对他们下手,就先前的三千颗龙珠,他们这里,没几个人能够挡下。

秦石微笑一下,旋即他凌空跃起,身影轻盈的朝着一片已成废墟的山脊跃近。

当抵达到山脊时,秦石才缓缓的停下身,而后他手指轻轻的在空中撩拨几下,击出几道荧光灵力,即便那群山大震已经是半残状态,却仍是很精准的被秦石找到阵眼,瞬间,在那空荡的空间里,出现一张巨大的蛛裂痕,在蛛的另一头,好似一片浓郁的深深血海。

这时,秦石微微眯眼,他手掌虚空转动,仿佛在挪动什么罗盘一样。

轰隆隆!

那群山大阵在众多人肉眼下散开,原本被群山蜿蜒包揽成龙脊的山谷竟是变成盆地,一处凹陷下去的深谷中是无尽血海,在那血色的海水里,充满着令人荡漾心神的灵力,足足是百倍以上的精纯,让不少宫主这时都是流露出贪婪之色。

这就是天然百倍聚灵阵,深渊血海?

拓跋狂这时见状,心底则是略为没底的跃起身:小友,你这,是要解除群山大阵?不可啊,这深渊血海中,异种极多,并且有多处岩浆火山,一旦这群山阵被破,拓跋宫都将会被异种占领,被岩浆埋没粉碎,拓跋宫将不复存在啊!

闻言,秦石淡淡一笑,这时挪动的山峰突然静止,十分有序的排列在深渊血海的一圈。

秦石笑道:宫主放心即可,这深渊血海内的异种已经全部被我清除掉,而且,这群山大阵我也并非解除,只是换了一种排列方式,这样的话,深渊血海的力量便会被控制在这盆地里,其中的岩浆火山我也全部用力量封锁住,十年之内不会爆发,所以,宫主大可放心,将来这深渊血海,便可对我拓跋宫的所有弟子开放修行。

秦石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落在拓跋狂与公输仇几人的耳中却是掀起滔天海浪。

小,小友,你所言当真?

拓跋狂的兴奋之意难以压制,这深渊血海他早是垂涎多年,但碍于其中的异种和火山口无法使用,秦石刚刚却说,他将异种全部诛杀,火山口封印?那就意味着,将来的十年,他拓跋宫借此力量,将会涌现出无数强者。

这时,其余诸多的海宫宫主也是露出妒忌,一座深渊血海短期之内或许并表现不出什么,但是随着时间的增长,便会越发明显,拓跋宫的强者也会越来越多,毕竟,深渊血海创造强者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一个深渊血海,十年时间,足矣令整个拓跋宫的弟子全部提升至少一个界境。

但碍于这深渊血海位列在拓跋宫内,加上刚刚一战,拓跋宫所表现的强悍,众人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画饼充饥了。

秦石淡笑的点点头,旋即他目光一转,落在那血海的最深处,一把悬浮在无数骸骨之上的剑型剑魔,那剑魔通体闪烁着浓郁的紫色幽光,分外刺眼,他笑着勾了勾手指:小东西,怎么的?赖上这里,不准备出来了吗?

嘤!

一声轻鸣,剑魔听到秦石的声音这才兴奋旋转一圈,而后如长虹一般穿破血海猛的刺穿万米海流,最终在拓跋宫的上方留下恢弘剑气,最终才停顿在秦石的身旁,如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一样,时不时的还在秦石裤脚上蹭咕蹭咕,很是可爱。

然而,诸多宫主及拓跋宫的众人见到那剑魔却是满目惊容,嘴角抽搐,从那剑魔上看不出丝毫的可爱,反而被那逼人的气息所震撼住,那震撼,是前所未有的,因为,他们从那剑魔所留下的剑气上,感受到浓郁的超凡灵力,而那灵力的味道,竟是与阳仑和火云相似,甚至还要在两人之上?

这剑魔是紫级,界境异种?

不,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秦石小友,是这剑魔的主人?

众人这时再度如看待怪物般望向秦石有一名紫级界境的异种宠物,一想到这,众人再次惊出一身冷汗,突然苦笑:看来,阳仑与火云死的不冤,这小子身上,太多的不可思议了,就这剑魔的实力,就足够灭杀阳仑加火云几个来回,这剑魔,是真的界境啊。

似乎是感受到周围迥异的目光,剑魔高傲的哼了声,旋即故意挺了挺胸板,将秦石挡在身后,意思是,谁敢欺负秦石,它就要谁的命一般,而看到这幕,众人再次苦笑,如今的状况,谁又敢冒犯或轻视这个不起眼的少年呢?而在这时,陈焉的美眸更是已经变成桃花色,如同三月份的桂花包一样,里面是满满的春意。

这时,公输仇上前,对秦石也是客气至极,他稍作犹豫,道:小友,有一件事,我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深圳博爱医院在哪里
苏州高新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山东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新疆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沈阳癫痫病在线咨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