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吉信息港

当前位置:

吾乃天命之子 第五百二十六章 思想中的预兆

2020/02/15 来源:昌吉信息港

导读

吾乃天命之子 第五百二十六章 思想中的预兆不管凌飞鸟意欲如何,也不论他可不可信,又或是否早已加入了某一派来试探口风,夏言风还不至于事事

吾乃天命之子 第五百二十六章 思想中的预兆

不管凌飞鸟意欲如何,也不论他可不可信,又或是否早已加入了某一派来试探口风,夏言风还不至于事事都往阴谋论扯。不过事实就是,他已经背着人类公会,公然开始培植自己的势力了。也许在跟随郭星等人来到天国大陆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打好了自己的算盘,注定不会忠于任何人。他若是真的对人类公会忠心不二,也不会故意在考兰城设谋定计,把公会军整得狼狈不堪,元气大挫了,直接里应外合取城不是更直接?

夏言风不会忠于任何人,只会忠于自己。他不怕别人说他自私,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生命中不应该有任何一秒是为别人而过。过去他是弱者,因为他不狠!自从那段命运邂逅,然后又是传奇般的历险,他彻底明白了那个“实力决定一切”的道理。如果自己不努力,天命再好也是无用,所谓上苍眷佑的奇迹不过是痴人说梦。他从一开始就想要谋权篡位了,只是时机尚未成熟罢了,与其一座城一座城的打天下,篡天下倒是一条一步通天的捷径,就像养猪一样,现在的人类公会还只是一头猪崽,养猪,就要等养到肥再宰杀!

这算是背叛吗?哈哈,真有意思,所谓团队,不过是有能力者通往光辉之路的踏板,什么兄弟、什么队友,到头来只能靠自己的时候,这些人全都是垫脚石!别说什么背叛,从未忠诚过,又何来叛变之说?这世上从来只有强弱之分,并无对错之别,胜负的差距就是上帝抛出的骰子,而实力就是左右骰子点数的最大筹码!

夏言风对此表示自信万分,一切暂时都在掌控中,只是不清楚幕后黑手他们最近都在搞些什么鬼。当两人欢饮过后,夏言风终于对凌飞鸟吩咐了起来:“现在外面魔物成群,你不用去管,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你灵活应变的侦察能力,却找一个人……”

“明白了……”凌飞鸟点完头后站起了身,就在他转身就要离开时,夏言风又开了口。

“等等!在那之前,你去一下城东门口,制造一些骚乱,虚张声势一下就行。”

“嗯?”凌飞鸟疑惑道,“为什么是去城东?你是要我吸引守卫吗?”

“没错。”夏言风道,“以你的速度,即使大不如前,要玩弄这些普通士兵也是小菜一碟。你只需要知道些乱子,吸引他们,顺带也可以杀几个人玩玩,但切记不可恋战,只需要保持速度的优势,周旋片刻即可。我会用最快的速度把某些事情做完,就算你不这么做我还有另外的办法,但为了慎重不起不把安室勋连同城外的几个家伙引过来,还请你配合一下。”

凌飞鸟明白了之后就按着夏言风的吩咐出去了,临行前,他抽出了一把黑铁色的长弯刀握在了手里。他原本只是一味的追求速度,要做一个快准狠的杀手,从来不用这么大的兵器,但现在可不一样了,凌飞鸟也只是个比一般人强而快的角色,算不上什么特别厉害的人物了。

夏言风的计划中并没有凌飞鸟的份,凌飞鸟可以说只是中途窜出来了添头罢了,有跟没有并没有什么差别。现在赶紧把凌飞鸟打发走,是不想让他知道太多,凌飞鸟的可信度并不是百分之百,眼下洛丹城的局势,他一个人还是能够掌控的。

其实他也推断出来了,安室勋之前的言论有一部分是在危言耸听,暗黑圣火连通的传送门,大概只是即将开启,或是开启了一部分,而现在还没有完全启动,所以以神器的能力,还是能够阻止魔族入侵的。安室勋是想让夏言风放弃去找暗黑圣火的麻烦,而他可就太小看夏言风了,他越是这么说,就越是证明自己心虚不已,而夏言风听得掩饰越多,就越会在意那方面的内容,去找暗黑圣火的可能性反而就越高。

暗黑圣火的作用可能不止于此,如果圣火是赋予魔物战力的源泉那还说得过去一点,但安室勋口中的“真正王牌”是否真的存在?从根源上消除魔族在洛丹城扎下的根,难道单单是抹杀了一团圣火就能办得到?夏言风质疑了起来,他的推断只是时间的先后,安室勋是心虚才会说出那番话,他断定魔族大军穿越过来不会就在今天,但也许就在明天、后天,安室勋是想让他暂时不去找圣火的麻烦,但等到了明天在想起来可能真的为时已晚了。

如果魔族大军已经注定会开来,那么今天洛丹城里就该布满了魔族的士兵,夏言风的猜想是有根有据的,但他也知道,天国大陆本就是个不科学的世界,稀奇百怪的事是经常会不知从哪儿冒腾出来的。现在的洛丹城,就是随时都可能爆炸的雷区,而外部的腥风血雨也是从以这里为源头,从格洛拉城给他们送药几乎是不现实的计划,而夏言风现在除了期待他们不要败的太惨外,就只有祈祷圣骑士联盟那边能尽早插手这件事了。

对,他打心里还是不希望那些伙伴现在就死去的,并非他不舍,而是他不知伙伴们死去之后他该如何面对这残酷冰冷的现实。他可以利用所有人,也可以不屑与任何人为伍,但他内心还是有着一方柔软的净土。见死不救并非他的本意,而是出于大局考虑,在他们只剩残兵败将的情况下,是对夏言风本人最有利的。然而夏言风却无法眼睁睁看着他们去送死,魔物之海的威力,简直如同海啸、沙尘暴和龙卷风同时袭来,毁灭性的席卷人类的世界,留着他们面对去面对,这无疑是残忍到了极点。

夏言风最不希望梦鱼死去,这仅仅是因为心中沉淀的某些亲人般的情愫;其次,他也不想让郭星死去,作为他初入天国大陆的启蒙导师,细细想来,纵有再多不好,他也该救他一命,毕竟他们眼下的形势,不比对战法尼尔时要好哪里去,甚至还要糟糕,出卖兄弟是可耻的,他不想将这个骂名背负一世界;凭心而论,他也不愿让苏特伦、露希死去,至少苏特伦现在不能死!作为收渔利、篡江山的对象,他就像要让这个凶残勇猛的‘奸雄’凭会长之位号令三军,为他把天下取来,在那之前,苏特伦不能死,而露希作为队友,也是公会中唯一的精灵,自然也能派上很大用处;而夏言风甚至还不想让典勒、许奥遭遇不幸,因为这两个是难得的虎将,虽然是公会的死忠,但他就是没理由的不希望他们丧命……

掐指算来,夏言风几乎不舍得任何一个在公会中有名有姓的人死去,包括黄凯、于乘峰、张平、乐明嘉、李非文、蝴蝶等等。一想到这些,他的内心就动容了。他的冷血是否正确,无人能为他断言,只有他自己才可判定!如果冷血能够换来胜利,那冷血就是对的,可是白白牺牲这些重要的人,他又于心何忍?等等……如果最后为了成就自己的辉煌而必须要牺牲掉他们中的某些人呢?他会放弃杀戮吗?不,他不会!

无止境杀戮并不是夏言风的本意,但如果想要前进,就不得不杀戮!血债累累的苏特伦,不也是如此的存活着吗?因为苏特伦的强者,郭星等人也是,强者吃掉弱者,弱者依附强者,强者依附更强者,天国大陆的铁律正是如此,谁也不能逃避,但夏言风扪心自问,还是觉得一味的杀戮是无法换来和平的,比起杀人放火,他更希望自己能像从根源上解决魔物一般,从根源上收服人心。对的,他确确实实只想将那些人的心收入囊中,将别人的部下转化为自己的部下,但这不仅仅需要实力,更需要魅力。如果是个面目狰狞的凶恶魔王,那有些人宁愿选择死也不会屈服于那些丑鄙的角色。而苏特伦真的会放任自己收买人心?

在夏言风推敲看来,苏特伦只是表面敬重自己,其实背地里还是会大权独揽,要让苏特伦退位让贤几乎是没这个可能的,他也不会这么急吼吼的表露自己的野心,毕竟苏特伦已经不是昔日队伍中的那个苏特伦了。而人员配置再精,兵将战力再高,谋臣智慧再广,不知自己的那也巴不得他们不存在,而夏言风的处境虽然并没有太大的危险,但真要他去把那些人杀掉,他还是会犹豫,他还是冷血不起来,不为别的,就为了那份心灵的呼应。

如果能够失忆,如果还能重来,夏言风也许还将换一个人生,换一个平静却充实的人生,虽说再也不能像在天国大陆一样随意的杀人,自由的呼风唤雨,但那样平常的生活如果给他重新开始一遍,他会活得比以前更加出彩,也会更加珍惜那样的生活。只是说来可笑,回忆就是回不过的过往,每当回想起来就觉得分外美好,但当时身在其中,为何不觉得幸福呢?

不求天长地久,只因曾经拥有。归根到底,夏言风已经深深的被执念束缚住了。对了……夏言风恍然惊魂,才发现自己还坐在餐桌前,凌飞鸟已离开多时,杯中残酒尚存,而桌上的烤肉却早已冰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言风这时才发觉,他刚刚完全陷入了思索之间,沉浸于精神之海忘却了时间的流逝,而这份时间,是真真切切流逝在现实世界中的。他发呆了良久,精神之海却响起了“嗡嗡”的颤鸣声,以精神之眼凝视虚空,那分明是青钢剑在隐隐作响,且仿佛泄露着剑身的能源。

“是这样么……青儿……”夏言风喃喃的轻声碎念。他的瞳孔逐渐放大,然后,那柄静列在精神之海上方的青钢剑上,就放出了异样的强光。一阵刺目眩晕过后,夏言风的灵魂倾听到了一番细琐的鸣动,青钢剑又要对自己诉说些什么吗?

那声音听不真切,但夏言风的灵魂之上的画面中,却蓦然浮现出了一张熟悉而亲切的俏脸。夏言风骤然一惊:“水仙……”

那张脸是水仙的形状,但夏言风却感到惊奇,为什么会是水仙呢?如果是青钢剑的提示,怎么也该是甄薇啊!这到底跟水仙有什么联系?青钢剑到底想说些什么

“宿命……注定的……现实……”

“啊……”夏言风猛然从精神之海中惊醒过来,这一切只是他做的一个梦。没错,他太疲困了,在凌飞鸟离去之后,他就倒在餐桌上睡着了,要不然他也不会不由自主的漫游在精神之海中。不过这场梦,还是令他挂怀不已,如果只是梦,那梦中思考的东西未免也太多了吧?

这只是梦,不是梦魇。不过最后在青钢剑的低语中,水仙的脸孔影像却碎成了无数粉末,夏言风心颤不已。难道说,水仙的碎脸,真的是青钢剑在向自己传达什么讯息吗?可是水仙还留在人间,而这份讯息为什么会呈现水仙的脸孔?莫非是预示着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