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吉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变身之我为神王第七百四十章谈话

2020/01/24 来源:昌吉信息港

导读

变身之我为神王 第七百四十章 谈话“望月,有急事,和我走一趟!”冷月不合时宜的进入了冷月的房间,刚好撞到了这一幕。望月接下去的话突

变身之我为神王 第七百四十章 谈话

“望月,有急事,和我走一趟!”冷月不合时宜的进入了冷月的房间,刚好撞到了这一幕。

望月接下去的话突然截然而止,同时心中一惊,顿时冷汗淋淋,自己差点就将她最大的秘密给说出去了。

夏芷梦对望月的话也没有什么兴趣,有些兴趣乏乏的样子,瞥了一眼冷月后,夏芷梦没有多说什么,自顾自的离开了望月的房间。

望月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冷月,如果冷月不进来,自己恐怕会做傻事。

“什么急事?!”望月好奇的问道。

“关于霍新晨的,待会你站我身后,前辈们要见你一次!”冷月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显然这一次来者不善。

“呵,关于霍新晨的,这是鸿门宴吗?!”望月冷笑了一声,星眸之中闪烁着一丝寒芒,那些所谓的前辈可以说都是他的敌人,之前那一次,几乎大部分人都出手对付他,着实让她对他们起不了好感。

“什么是鸿门宴?!”冷月疑惑道,毕竟他不是华夏人,自然是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而望月也没有解释。

当望月再次来到这个地方,那无边的愤怒差点遏制不住的倾泻出来,此刻差不多八人站在望月的前方,叶凝儿也在场,不过脸色很嫌弃,似乎这周围这些人站在一起对她而言都是一件耻辱的事情,其他人也是如此,显然之前他们闹崩了。

“听说那阎狱的转世你是你的师弟?!”龙族的族长怒焰不朽冷哼了一声,面色不善的开口道。

如果说哪个势力和种族最恨阎狱,那非龙族莫属了。

“是!”望月毫不畏惧的迎上了怒焰不朽的目光,此刻她的身份可是很特殊的,就算自己真的惹恼了他,自己也不会出事。

“你们师承何处?!”怒焰不朽看向望月的目光越发的不善。

望月满不在意道,“这是我们的隐私,没有必要回答吧?!”

“哼,阎狱可是星域的罪人,更是与我龙族有不共戴天的死仇,如果你问心无愧,你就说出来,而且你也很可疑,你失踪的那段时间谁知道你会不会成为魔宫之人……”怒焰不朽不依不挠,语气之中甚至有了威胁的意味。

“怒焰大人,你这顶帽子扣得也太大了吧,望月当初是璇光圣地接走的,这个时间之主可以作证,而且那段时间都在璇光圣地之中,肯定会有不少的人证,而且怒焰大人,你作为一族之长请慎言啊!”冷月站到了望月的面前,语气平淡道。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怒焰不朽冷哼了一声,不朽的威压笼罩了过去,想给他们兄妹二人一个下马威。

但是冷月并不慌乱,身后晶寒之座浮现,神威弥漫,将不朽的威压轻而易举的就破开了,而望月身后暗空之座也出现,与晶寒之座散发的神威融合在了一起,碾压向了怒焰不朽。

怒焰不朽冷哼了一声,袖袍一会,这股神威直接散去,毕竟他们二人的境界太低了一些,能够抵抗不朽的威压已经消耗很大了,想要反击自然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即使如此,怒焰不朽脸色也很不好看,毕竟自己居然被两个小辈反击了,这对高傲的龙族来说可是如同赤~~裸~~裸的打脸一般。。

这个时候时间之主也讥讽道,“怒焰道友可是嫉妒凤族出了两大精灵之座,要先来个欲除之而后快?!”

“哼,怒焰你别太过分,望月是我唯一的女儿,而且我的女儿我还不了解吗?莫非要你亲自给她检查,你才肯作罢?别忘了阎狱对我凤族来说也是生死大仇!”司空冰羽也针锋相对,阎狱是一回事,望月那就是另一回事,就算望月是魔宫之人,今日他也会帮到底。

而司空冰羽这句话其实有了威胁的意味,毕竟望月是女儿身,给身为男人的怒焰检查,那就不仅仅是望月一个人的事了,更是打他的脸,恐怕到那时候龙族将会与冰凤一族彻底断绝关系。

怒焰不朽脸上露出了一丝恼色,望月的身份着实尴尬,就算是他也不敢继续威胁下去了,身在其位,考虑的自然也多,不可能如此冲动。

“我们自然是相信望月是清白的,不过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够告知我们你们师承何处,这也许会很重要。”星恒不朽开口道。

“说吧,没事的!”冷月传音道。

望月见此无奈道,“我和霍新晨在一处秘境之中得到了一个天机智能,而我也被他所救,欠他一个人情,加上是一起得到的,所以就一起继承了!”

“哦,天机智能,是轻舞还是天香?!”星恒不朽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这个时候司空冰羽轻咳了一声,星恒不朽尴尬道,“本座并没有其他意思,毕竟天机智能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宝库了,而且下落不明这么长时间,本座有些好奇!”

“轻舞!”望月开口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霍新晨能有如此的阵法!”星恒不朽微微额首。

“据说他在一枚四等星球上创立了一个名叫晨月宫的势力?”无殇不朽阴测测的笑道,此刻他脸色一脸的苍白,气息更是紊乱无比,一头黑发,显然之前被时间之主打的不轻。

“是,不过那是他故乡的人还有一些本土人士,不关魔宫的事情,而且相信前辈们也知道,阎狱的本源遗落在碎渊之地,他如今根本就没有前世的记忆,所以晨月宫是无辜的!”望月义正言辞道。

“不管如何,我不能坐视不管,你们夺了本宫的机缘,这一次检查权我璇光圣地要了,如果谁不服,那就来战!”叶凝儿霸气十足的环视着这些不朽,凡是与她对视上的人都不由移开了目光,无殇不朽更是一个哆嗦,低下了头,显然他是被叶凝儿打怕了。

在修炼界管你有没有理,谁的拳头大,谁才有理!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你也应该没有意见吧!”叶凝儿说着看向了望月。

望月自然不会反对,毕竟叶凝儿是在保护晨月宫。

夏芷梦这段时间神情很是难看,听冷月说,因为夏芷梦的弃权,导致了龙族高层的震怒,毕竟这是荣耀的天星神子榜,以往龙族极少参加,如今好不容易运气好赶上了,结果居然弃权了,导致争夺第一名无望,你说气不气?

不过夏芷梦再怎么说也是爆灿之座的主人,那些高层也不会拿她怎么样,顶多就是骂两句或者轻罚一下罢了。

下一场望月的对手是岳缨舞,对这个妮子望月老早就想揍她了,不过如今璇光圣地帮了她这么大的忙,她也有点不好意思下手了,不过她的目的不会改变,依然是第一名。

如今望月的后顾之忧也已经没有了,倒是让她少了莫大的压力,如今她需要变得更强,而最快增加实力的办法,那就是获得本源。

如今夏芷梦自动认输倒是让望月少废了一番周折,也让她少了莫大的麻烦,否则和夏芷梦打一架,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天地古战场上,经过了这一次的战斗,又留下了不少的战斗痕迹,这些痕迹无不诉说着星域最顶尖的天才们在这里抛头颅洒热血的光荣事迹,望月看着自己搞出来的破坏痕迹,相信一直到以后,这里的痕迹也依然会存在,无声的诉说着她的战绩。

“望月妹妹,逝者已矣,莫要伤心了!”岳缨舞安慰道。

她显然将望月的感慨当成了对霍新晨逝去的不甘,这让望月哭笑不得,自己还没死呢!

“能把妹妹去掉吗?叫我望月就行,后面那几个字怪奇怪的。”望月看着岳缨舞无语道。

“为什么呀?我以前就是这么叫你的,突然改,我怕我改不过来!”岳缨舞扑闪着纯净的大眼睛,语气中有些不乐意。

望月耸了耸肩道,“反正不要这么叫就是了,叫我小望,小月什么的随便你!”

“诶,罢了,我们的望月长大了,那我叫你月月怎么样?!”岳缨舞嘻嘻一笑。

见到二人聊上天了,根本就没有比赛的念头,裁判无语的轻咳了一声,示意她们快点,这可不是聊家常。

“OK,已经布置好了!”望月狡黠的一笑,原本一直负在身后的手猛地朝前一甩,一团精纯的魂力炸弹直直的朝着岳缨舞扔去,之前她可并不是单单找岳缨舞聊天的,而是为空波爆炸而蓄力。

岳缨舞见到这魂力炸弹,眼眸瞪大,因为这一招她认识,因为霍新晨就曾经使用过这一招,秒掉了不少人。、

岳缨舞身后万古长生树缓缓浮现,绿色朦胧的光晕抵挡形成了一个保护罩,空波爆炸直接炸开,却只是让那层光晕剧烈的泛起了涟漪。

见到这一击围成,望月也没有失望,毕竟这么好解决的话,岳缨舞也无法保持无一败的纪录了。

“百鸟朝凤!”

无数由周天紫气凝聚而成的飞禽扑扇着翅膀朝着岳缨舞呼啸而去,飞禽遗落在护罩之上,护罩上的能量迅速的消失,而生命法则拥有源源不断的灵力,就算这样消耗下去也无法分出胜负。

“一击定胜负!”望月抽出了一柄灵剑,归墟剑已经被毁坏了,自然无法使用,不过她的宝库还是蛮大了,寻找一柄灵剑还是没有问题的。

本源化启动,周围的空间之力也被望月调动,空间法则涌动尽数的涌进了灵剑之内,望月身后那巨大的凤翼也伸展出来,紫色的荧光如同萤火虫一般在双翼上飞舞着,看起来十分的美丽玄幻。

但是当这些荧光尽数涌入凤翼之中,岳缨舞明显感觉到了那一双凤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给她一种很危险的气息,古木曜轮滕然升起,化为了一轮耀眼的曜日,在古木曜轮的影响下,万古长生树发出了欢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茁壮成长,枝干都粗了不少,那防护罩的强度也骤然提升了不少的档次。

望月的这一击蓄力用了好几分钟的时间,而岳缨舞也没有打搅望月,不是不打搅,而是望月的周围已经被周天紫气和空间法则充斥了,攻击根本落不到望月的身上,而望月身上的气息越发的恐怖,而趁着周围被周天紫气弥漫时,望月偷偷使用了天尊魔种,冷月那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望月身后。

“我勒个去,吓死宝宝了!!”

听到这让人羞耻的话语,望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不过好在这里已经被她布置了一个小小的隔音阵法,加上周天紫气作为掩护,所以就算是岳缨舞也没有发现里面的动静。

紫黑色的纹路攀爬上了望月那白暂细腻的肌肤,使其增添了一股妖异的气质。

嗡!

空间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声音,岳缨舞突然眼帘一缩,一股巨大的危险气息迎面扑来,紧接着她身前的保护罩陡然间发出了一声剧烈的颤抖,站在其中的岳缨舞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岳缨舞转过身,在自己的左侧,望月一剑已经砍在了她的防护罩上,这一剑未能不俗,将两边的空间都给劈开,防护罩外一条充斥着吞噬气息的空间裂缝越来越大,最主要是是望月身后那一对巨大的凤翼光芒闪烁的让人刺眼,但是那一双凤翼身上传出了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使得这一剑的威能骤然提升了数个档次。

岳缨舞看着防御罩上多出来了的裂缝,不禁吞了口口水,感受着渗透进来的威能,就让岳缨舞头皮一阵发麻,而且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会然岳缨舞如此失态,因为望月身上那紫黑色的纹路给她提供了巨大的肉身力量,这一招的威能就算是宙皇九星的强者正面接下,绝对会陨落,就算活下来也会身受重伤,而后一命呜呼,甚至这一招都能够威胁到一些普通的天陨境强者。

天尊魔种,凤翼,破天一击,本源化,周天紫气,五者合一,而不冲突,由此可见望月对于自身力量那强大的掌控力!

砰!

在望月的全力进攻下防护罩轰然破碎,万古长生树也陡然间化为了点点能量溢散在了这天地之间,而望月手中的灵剑也不堪重负的再一次化为了齑粉。

(本章完)

新昌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华山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保定癫痫病治疗怎么样
浙江牛皮癣治疗费用
东莞治疗早泄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