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吉信息港

当前位置:

心音历史小说二题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昌吉信息港

导读

血色黄昏    落日余晖把阵地映照的如同血染了一般。  枪声停止后,四周突然安静下来,只有炮火硝烟在阵地上弥漫。远处山峰在硝烟里若隐若现,朦

血色黄昏    落日余晖把阵地映照的如同血染了一般。  枪声停止后,四周突然安静下来,只有炮火硝烟在阵地上弥漫。远处山峰在硝烟里若隐若现,朦胧迷离。  “坚持到天黑,就可以撤离了阵地了。”张连长心想。  百团大战后,由于过早地暴露了我八路军主力,日军逐对我华北敌后根据地进行疯狂大“扫荡”和“铁臂合围”,企图消灭敌后八路军主力和抗日根据地,华北敌后抗战进入艰苦时期。一九四一年冬天,八路军一二九师老八团在跳出日军包围圈时,在李庄与日军遭遇,双方展开血战。其时天寒地冻,八路军战士身着单衣,脚穿草鞋。但他们不畏寒冷,在冰天雪地里与日军浴血奋战。战至天黑,日军包围圈逐渐收紧。团首长决定留下三连牵制日军,八团主力突围转移。  三连边打边撤,已经坚持了一个白天,全连伤亡过半,所剩弹药也已不多。张连长命令二排、三排带着伤员撤出战斗,追赶主力部队,一排留下阻击日军。  一排只剩下十二名战士,刚才打退敌人的进攻后,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张连长从掩体抬起头,抖了一下身上的灰土,向阵地喊道:  “天黑之前,敌人一定会反扑,大家赶紧修筑掩体,检查弹药,准备战斗。”  可是阵地上无人回应,张连长不禁向二班、三班阵地望去,却看见通信员小刘猫着腰从二班阵地向他跑来:  “报告连长,二班三班战士们都牺牲了,现在阵地上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你说什么?”张连长怒目圆睁,一把拽住小刘的胳膊。  小刘带着哭腔道:  “阵地上就剩我们俩了。”  张连长松开小刘,向二班、三班阵地上跑去。只见战士们或仰或卧,都已停止呼吸。这个参加过长征,经历过无数次大小战斗的汉子,此刻,泪水也盈满了眼眶。突然他看见一排长匍匐在阵地,眼睛直视前方,保持着射击的姿势。张连长向他奔过去,不停地喊道:  “一排长,一排长——”  可是一排长并不回答。张连长把他的身子翻转过来,发现一排长左太阳穴中弹,血水染红了半个身子。在他前面橫七八竖地躺着十多具日军尸体。  小刘伏在一排长身上,痛哭道:  “一排长,你醒醒啊!”  一排长躺在张连长的怀里,脸色已经变得灰白。张连长流着泪说:  “我的好兄弟……”嗓子便哽噎地说不出话来。  一九三五年五月,十五岁的一排长跟着十七岁的哥哥张连长,在四川讨饭路上参加红军,爬雪山过草地,走过了枪林弹雨,饱受千辛万苦……  小刘紧握拳头,咬着牙说:  “一排长,你放心走吧,我一定为你报仇!”  远处传来日军“嗷嗷”的叫声,日军的迫击炮和掷弹筒开始向阵地射击,炮弹在阵地四周炸开。日军新一轮进攻开始了。  小刘看着张连长,指着阵地前方,有些焦急地说:  “连长,鬼子上来了!”  张连长合上一排长的双眼,冲小刘说道:  “进入阵地。”  小刘立即冲向阵地上卧倒,枪口瞄准前方的日军。张连长看着身体孱弱的还是孩子的小刘,心中突生怜爱,他对小刘招了招手。小刘匍匐到他面前,问道:  “连长,有事吗?”  张连长把手放在小刘的肩头,说道:  “小刘,今年多大了?”  “报告连长,过完年就十七了!”  “很好,你已经是大人了。现在,我命令你立即去追赶大部队,向团长报告,就说三连保证完成阻击任务,人在阵地在……”  小刘脖子一犟,噘着嘴说:  “连长,你是要我当逃兵,我不去。”  张连长大声吼道:  “这是命令!”  小刘一把拂去连长的手,从地上窜了起来,大声喊道:  “我就是不去,我要跟你在一起打鬼子!”  突然一声呼啸从阵地前沿掠过。张连长大喊一声:  “卧倒!”身体箭似地扑向小刘,把小刘压在身下。就在同时,炮弹在他们身旁炸响。  许久,小刘才从昏迷中清醒。他从连长的身下爬出来,看见连长头上,背部都是血。他摸了摸连长的脉搏,连长的脉搏已停止了跳动。  这时,敌人离阵地不到一百米了。膏药旗在残阳斜晖下分外刺眼。  小刘站起来,眼中已经没有了泪水。他摘下帽子,说:  “连长,你放心,只要有我在,阵地就一定在!”  他说完重新戴上军帽,用手正在了正,又从牺牲的战友身上找了几枚手榴弹绑在身上,然后取过一排长的步枪,瞄准打膏药旗的鬼子,射出了发子弹。  “来吧,小鬼子。”他嘴里不住地喊着,然后射出第二发、第三发子弹……    渡江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日,第三野战军六十五万大军分为中、东集团军从安庆至江阴一线发起渡江战役。到二十三日,东集团军主力相继占领丹阳、常州、无锡等城市,切断了宁沪铁路,其第35军于二十三日晚攻占国民党首府南京。  二十四日,第三野战军粟裕司令员、张震参谋长率东集团军司令部渡江。警卫战士们手里都拿着一把行军锹,担任划桨手。粟裕司令员、张震参谋长和几个作战参谋登船后,船便缓缓离开码头,向江心驶去。舵手是一个六十开外的妇女,她的背上还背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  粟裕司令员站在船头,望着硝烟散尽了的江面,不禁感慨万千。自从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参加南昌起义后,转战闽粤湘赣,追随朱德、陈毅上井冈山,到主力红军长征,自己率挺进师在浙南一带打游击……由一名普通红军战士成长为指挥一个方面军的总司令,这里面凝聚了将军太多的心血和智慧。  转眼二十多年过去,粟裕司令员也已经四十有二。人生正值盛年,可是将军的鬓发早生银丝,只是那双凝聚智慧的目光,依旧闪烁着自信的光芒。还记得一九四零七月,将军率领新四军一师区区五千人与国民党韩德勤部三万之众在黄桥决战,此役竟是五千人打败三万人。毛泽东主席在延安知道后兴奋地说:“这个从士兵成长起来的人,今后可以指挥四五十万人马。”孟良崮战役,将军指挥华野参战部队一举歼灭国民党军御林军七十四师。毛主席说:歼灭七十四师,有两个人没有想到:一个是蒋介石,一个是毛泽东自己。陈毅司令员也说:将军有‘百万军中取上将之首级’的勇气和才干。  淮海大战,华野和中野两大野战军六十万人在徐州地区与国民党八十万军队进行战略决战。是役历时六十六天,歼敌五十五万人。将军指挥的华东野战军共歼敌四十四万。淮海战役后,华东野战军一下子发展到了四个兵团,八十万人,而且装备精良。  正是将军具备了许多方面的品质,才能从一名不起眼的支队长、师长成长为统领八十万大军的一代名将。  眼下,全国解放已指日可待,但是如何做好军队的正规化建设以及后勤供给保障已在将军脑海酝酿……  “司令员,电报。“作战参谋送上一份电报。  将军的沉思被打断。  张震参谋长接过电报看了一眼,交给粟裕司令员,说:  “是前委首长发来的:东西追击部队完成阶段歼敌任务后,主力即应暂时停止。稳扎稳打,稳中求胜。”  粟裕司令员看完电报后,问张震参谋长道:  “参谋长,你的意见呢?”  张震参谋长说:  “电报内容与我们制定的作战部署有出入,如果按前委的意见,只能使更多的敌人从南线逃跑,追歼战就有可能前功尽弃。司令员,是不是再向前委陈诉我们的意见?”  渡江战役发起后,国民党守军无心恋战,纷纷溃逃。根据这一情况,粟裕司令员和张震参谋长立即制定作战部署,抓住战机,对溃败的国民党军队实行穷追猛打,力求全歼。并将这一作战部署上报前委,前委同意了这一作战部署。现在却又要求暂缓追击,稳扎稳打……  粟裕司令员望着江面,眼睛因为缺少睡眠而布满血丝,他叹了口气,说:  “时间不允许了。”他思索片刻,然后向身边的作战参谋命令道,“通知参战部队,首先歼灭杭州之敌,孤立上海,如追击部队已将敌截住,应坚决分割歼灭。九兵团以急行军向杭州挺进,七兵团在第九兵团侧后成梯次队形前进。各部队要迅速猛进,务必追上敌人主力,堵住敌人退路,围歼南逃之敌。”  重新部署完毕后,粟裕司令员和张震参谋长相互对看一眼,会心地笑了。原定作战计划并未改变,“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啊!”  随后,粟裕司令员和张震参谋长来到老妇人身边,一边帮助她摇舵,一边和她拉家常。  粟裕司令员问:  “大娘,今年高寿啊?”  “司令员,我今年六十三了,可身子骨还硬朗。”大娘说。  “你背上背的是谁家的娃子?”  “是我孙子。”  粟裕司令员从大娘背上接过孩子,抱在怀里,问:  “大娘,家里还有什么人呀?”  这时一名作战参谋来到粟裕司令员身旁小声说道:  “大娘的丈夫、儿子、儿媳在护送大军渡江时都牺牲了。”  粟裕司令员心里猛地一颤,他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紧紧地握住大娘的手,久久地说不出话来。他把脸紧紧贴在孩子脸上,许久,他才动情地说道:  “娃子,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建立新中国,就是要让我们穷人当家作主,不再受剥削和压迫……”  将军眼中充满了泪水。   共 32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医院有那些治疗方式
昆明癫痫病哪家医院好http://kmdx.qm120.com/uo9v/
云南看癫痫挂什么科
标签

上一页:遇见不想见1

下一页:爱情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