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两年前我出了第一本书

2018-10-13 13:52:42
两年前我了第一本书,虽然在那之前也写了很多年,但除行政了诗歌外,大多是些片段式的随笔,没有想过能那么快书。所以当图书公司联系我时,我非常激动,以至于整个人都变得浮躁起来,无法冷静应对。要一直等到编辑把样书寄到我手上,我才意识到:“啊,原来我真的了一本书。”但是,我很快也现,不管是内容本身,还是呈现来的样式,那本书都显得太草率了。我感到遗憾和羞愧,甚至一度想过要换一个笔名上园重新开始。 不过,和许多初次书的作者一样,书刚来的那阵子,我几乎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去刷新页面,看看有没有新的评论。看到差评,也忍不住要与人辩论一番,因为我觉得他们都没有说到点子上去。为此,我特意注册了一个号,详细分析了一下那本书究竟差在哪里。没想到那篇评论迅速得到了几十个“有用”,一跃成为“热门评论”第一位。结果,我一气之下又把那篇评论给删掉了。(笑) 然而,我想我还是要感谢那些如今在我看来颇为稚嫩的的,它们为我在网络上赚取了一点点名气,没有它们就没有第一本书,也就不会有这第二本书。我认识一些兼具才华和野心的作者,但是因为一开始写作就很“严肃”,书反而变得非常困难。在当下的版环境下,这可能是一个悖论。 这两年来,我尝试做一些调整和改变,并且认为取得了一点点进步。但我终究还是不能完全相信己具有学创作的核心能力。我很羡慕那些对己的写作能力抱有坚定信心的朋友,他们只需要不停地写,而不用花费精力去怀疑和犹豫。我感到我所喜爱的学作品无一例外地超过了我现有的能力,这迫使我痛苦地反思:面对这些已有的伟大作品,为什么还要建海绿荫半岛写一些蹩脚的说来?尔赫斯晚年说的话给了我一点慰:“我们都只读我们喜欢的读物——不过写来的东西不一定是我们想要写的,而是我们写得来的东西。”是的,迄今为止,我所写下的离我想要写下的仍然十分遥远,但它们又的的确确是我目前“写得来的东西”。我必须承认这种局限和差距,才有下笔的勇气,才有可能写得更好。 吸取第一本书的经验教训,这本书在组稿的时候,我变得谨慎了许多,强忍住恶心逐字逐句地修改了三遍。其中一些篇目在改动的时候,会大段大段地删改,到最后就现其实删掉全更好。所以在版社完成三审三校之后,我又多次用新写的故事替换掉原先定好的篇目。然而,才过去两年时间而已,存稿有限,我也不可能获得质的飞越,所以必须坦承的是,这本书里的大部分说依然不可避免地带有作的痕迹。 虽然我曾大言不惭地说,只要我足够解己,我就能解全人类,只要我深挖己的内心,我就永远有东西可写,但是“认识己”是一个千古难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于是,在内心疆域得不到拓展的前提下,这种写作将不可避免地变得扁、狭窄和模式化。 不过我依然不愿意去写那些铺陈大量细节的“世说”,即事无巨细地描写外部环境,环境里的人、对话和行为,以此构成一个流畅的故事。在我的偏见里,这种“现实主义”的写法可能没那么“写实”。我们在环境里活动时,背景通常是虚化的,只是偶尔会有细节凸显来。而罗列式细节描写的一个问题是,很难制造诗意,像是因为过度紧张而畏手畏脚,行也总是干巴巴的。我以前写过很多诗,现在看来,大多数写得都很糟糕,但是它们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的写作方向,我固执地怀疑一切没有诗意的学作品。当然这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损害了说的完整性,而且由于我尚未写真正的“作品”,我说这些话其实是底气不足,没有什么说服力的。 这也是我的另一个问题:说得太多,写得太少。我是依靠网络而渐渐养成写作惯的,读者的激励构成了我写作的重要动力之一。没有网络,我的绝大多数都无法表。但是这种写作带来的弊端也很明显:随时随地的言说满足了大部分的表达欲,稀释了写作应有的密度和力度。太多的互动也使我有意无意地受到误导和干扰,陷入怜爱的圈套之中。我当然不是在批评网上的读者,但我相信作者与读者之间应该是带着一点紧张感的,我更希望看到的是双向的督促和提升,而不是简单的满足和被满足的关系。 去年年底,我辞掉了工作。我很佩服那些可以长期兼顾写作和工作的人,在我看来,这两者之间存在着某种敌意,我没法协调这种矛盾,常常顾此失彼。不过(为了给己一个台阶下),我必须要强调的是,我并不完全是为了写作才放弃工作的,我大概也不会一直失下去。我从来都不认为写作重要到需要一个人主动放弃生活乃至生命的地步。但是,人活在这世上,为了不坠入虚无的深渊,是必须要牢牢抓住一点东西的,只是我抓住的恰好是写作而已。而我也不想一直“躲”在工作里写作,我觉得那种活法太全了,会丧失掉进取的勇气。再有就是年三十的我,突然现人的一生实在是太短暂了,不趁着有气力的时候“折腾”一下真的很可惜。不久前我听一个朋友说,他的同事花了八千块钱买了一辆“多手车”。我忽然想到,其实我也可以去学一下驾照,然后花点钱买辆车去周游全国。如果没有辞职的话,我是绝对不可能去想象这件事的。 不过积蓄总有花光的一天,靠稿费养糊口目前还只是奢望,来于庭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对于辞职的决定我其实一直都是惴惴不的,明年会在哪里,会不会重新找份工作,以及还能不能找到工作都是未知数。但是另一方面,这也说明我的未来仍然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笑),可能性的关闭对我而言是一件更为可怕的事。我不知道己能走多远,但至少可以慰己说我曾“走”过。值得庆幸的是,承蒙大的厚爱,我还能书挣点钱。如果这本书销量好的话,下一本书版的阻力会更,版税也会更高一点。所以在此要厚着脸皮再一次恳请大点点想读,多多转和推荐。说可以己一个人埋着头写,但一本书的完成不可能只依靠作者,从这个角度讲,我写的每一本书,绝不仅仅属于我,也属于你们。 谢谢大。 夜晚属于恋人购买链接: 亚马逊京东当当 点想读 戳这里[url=http://www.cwrwpght.net/]大石桥信息港[/url]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