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吉信息港

当前位置:

陕西秦腔自乐班嘚喜与忧

2019/05/14 来源:昌吉信息港

导读

城墙下的秦腔自乐班。李思默摄城墙下的秦腔自乐班。李思默摄农历羊年初四,西安城墙建国门外,秦腔自乐班的铿锵旋律再次回响在城墙根下。宅在

城墙下的秦腔自乐班。李思默摄

城墙下的秦腔自乐班。李思默摄

农历羊年初四,西安城墙建国门外,秦腔自乐班的铿锵旋律再次回响在城墙根下。宅在家里的票友们纷纷按捺不住,相约来到平日唱戏的地方。

秦腔形成于秦,历史悠久,是黄土高原上的老陕们忠实的表达方式。李小峰的《花亭相会》、李爱琴的《周仁回府》、马友仙的《窦娥冤》等等,这些名角们所演唱的经典桥段至今仍回荡在老陕们的心中。

“原来端履门十字有五一剧场,骡马市有尚友社和三意社,西一路那还有易俗社,那时候村里人、城里人都爱听戏,每年春节都有不少班子搭台表演,现场人山人海。”牙已掉光的票友师蔚起接受中新社采访时,津津乐道地回忆。

类似师蔚起这样的陕西戏迷,不在少数。

面对城市化脚步不断加速的现实,秦腔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年味儿中不再有秦腔的身影。

渭南市澄县刘家洼乡,冬日暖阳里,52岁的郭小宝翻晒唱黑头的戏服,期盼着能跟随戏班下乡。他说,村子富不富,就比戏台阔不阔,戏台是一个村子的脸面。不管雨水如何,收成怎样,过年时总要唱大戏,一家几口,夫妻同台,父子同台,公公儿媳同台。戏是老戏,调是老调,从正月初三四开始,一直唱到正月十五六。

当地有句顺口溜,形象地描述了老百姓对秦腔百看不厌、百演不厌的情形:“断桥千年桥不断,永不了结铡美案;世世代代游西湖,长生不老王宝钏。”

家住眉县的西大教授陈国诚对说,“农村现在除了红白喜事,过年期间很少能听到秦腔,不像过去,春节除了舞狮打鼓,让人激动的就是听秦腔,唱秦腔的角儿就是农村的明星。”

陕西民俗学会副会长孔正一认为,秦腔从下里巴人的群众艺术变成了阳春白雪的殿堂艺术,原因不在于秦腔本身,而是时代变了,孕育秦腔的皇天后土变成了钢筋水泥的城市建筑。

老戏迷侯宗涟十分怀念当年农村唱大戏的热闹场面:“秦腔就要在农村吼,尤其是过年的时候。一敲锣一打鼓,台子跟前围的水泄不通,好多小孩都偷偷跑到后台去看角儿。”

他认为,近年秦腔自乐班虽然办的火热,但大多都是票友们自娱自乐,缺少农村那种群众基础和氛围,每逢过年的时候除了进剧院,很难在街头见到秦腔了。

近年,陕西省戏曲研究院致力于传统文化的复兴,创作出《迟开的玫瑰》、《杜甫》一批脍炙人口的作品。许多民间戏校坚持培养戏曲演员,以“十年磨一工”的恒心,教戏育人。

西北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刘卫平认为,在大学开展国学教育,让秦腔走入高校,可以更好地传承秦腔艺术。同时他也不无忧虑,已经与人民群众渐行渐远的秦腔艺术,能否在高校教育中改变命运仍是未知数。

目前,西安市存在大大小小秦腔自乐班数十个,但作为当地春节期间重要的一项民俗的日子已不复存在。

78岁的沈莲巧是建国门外自乐班的老票友,12岁便会唱秦腔,“今年过年家里孩子们都忙着抢红包,没人愿意听我唱秦腔,更不可能有人学。”,面对无人继承的现实,沈莲巧有几分无奈。

回西安过年的在法留学生赵恒表示,大年初二与老同学去KTV唱歌,吼了两段秦腔,朋友们的吃惊态度让他觉得有些尴尬。其实秦腔艺术是非常有意思的,并不比好莱坞电影逊色,只是大家没有深入了解而已。

不透水土工布
霍山米斛价格
东风御风房车厂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