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吉信息港

当前位置:

联发科的成人礼0

2019/05/14 来源:昌吉信息港

导读

9月17日,联发科首席财务官兼中国区总经理喻铭铎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内地之行,这次出差网络营销公司,无论对于他本人还是联发科,都不同寻常。他

9月17日,联发科首席财务官兼中国区总经理喻铭铎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内地之行,这次出差网络营销公司
,无论对于他本人还是联发科,都不同寻常。

他首先利用两天的时间在上海会见了大唐移动和中兴负责TD-SCDMA业务的相关负责人以及ADI芯片部门在上海的团队。19日,喻铭铎马不停蹄地赶到北京,约见了ADI在北京的客户,并接受了一些媒体采访。喻铭铎此次行程的目的虽然单纯,但也绝不轻松,这是联发科高层就收购ADI芯片部门一事首次与各方沟通。喻铭铎在中国内地走访的同时,联发科无线通讯事业部总经理徐至强正在韩国与并入联发科的ADI团队进行接触。虽然距离并购正式宣布仅仅过去了一个星期,但亚洲已经是徐至强继北美、欧洲之后到达的第3站。

9月10日优化推广公司
,经过两个月的传闻之后,联发科收购ADI芯片一事终于尘埃落定,联发科和ADI同时向外界宣布:联发科以3.5亿美元现金购得ADI旗下Othello和SoftFone芯片产品相关的有形和无形资产及团队。联发科由此获得ADI的GSM、EDGE、WCDMA和TD-SCDMA芯片及产品组合,同时并入联发科的还有一支近400人的专业团队以及200多项美国专利。

从联发科收购ADI的消息在内地不胫而走以来,焦点几乎都集中在并购与TD-SCDMA的关系上,但是从目前的结果看,联发科花掉3.5亿美元买来的绝不仅仅只是“一张进入TD-SCDMA的入场券”,而联发科给TD-SCDMA终端芯片市场带来的影响也没有想象得那么剧烈。

从5月份开始接触到宣布收购完成,包括董事长蔡明介,喻铭铎,徐至强在内的所有高层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喻铭铎说:“直到现在,晚上还是会做噩梦。对于联发科来说,这次收购将决定公司能否从一个地域性的企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跨国公司。”蔡明介更是把这次收购比喻成一个孩子走向成年人的蜕变。如果说收购ADI芯片部门是联发科10年发展道路上的“成人礼”的话,那这仅仅是一个仪式,而能否真正开始走向全球,联发科的道路还非常漫长。

冒险一搏

“TD-SCDMA的确是初接触的内容,”亲历了整个并购案的喻铭铎说,“不过随着了解的加深,我们发现通过并购ADI芯片部门,联发科在其他方面的收获要远远超过TDSCDMA。虽然联发科并没有大型并购的经验,但公司发展到今天,我们必须做出选择。”

联发科的迅速“发迹”称得上是一个神话,特别是近几年向产业的进军,使得联发科像坐上了火箭一样迅速崛起。从2005年第4季度起,联发科开始主导中国内地基带芯片市场,2006年占据了内地基带芯片市场40%的份额,今年仍将保持市场领导地位。但是其出货量的贡献大多来自中国本土的品牌,甚至是不打品牌的企业,而中国市场再大,也只是全球市场的一部分。对于志在世界前3名的联发科来说,一个中国市场无法实现他们的目标。“全球终端市场大约80%的市场份额掌控在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索尼爱立信、LG等5大厂商手中,如果不能与这‘5大’合作,即便做到,把剩下的市场全部拿了,也只有20%的市场而已。因此对于联发科来说,如何进入‘5大’是我们目前阶段必须要面对的事情。”喻铭铎说:“联发科有两种选择,一是继续像以前那样靠自己的发展逐渐寻找与‘5大’合作的机会,另外就是通过并购直接成为大品牌厂商的芯片供应商。”

自己发展虽然稳健,但在市场集中度很高的芯片市场,获得大牌厂商的信任越来越难。而收购虽然直接,但对于没有太多经验的联发科来说,将面临很大的整合风险。因此联发科在做是否收购ADI的决定时,犹豫了很长时间。收购的业务属于无线通讯事业部范围,徐至强的态度就成了决定的关键。喻铭铎记得当时对徐至强说:“我们是提供子弹粮草的,但去打仗的是你和你的团队,你要告诉我愿不愿意打这个仗。”徐至强在无线通讯事业部主管一级的员工中做了一次广泛的调查,结果表明,有8成的员工赞成收购。7年前,徐至强亲手建立了联发科的芯片业务团队,在他的带领下,目前无线业务部门的收入已经占到联发科整体营收的50%以上。经过了慎重考虑之后,徐至强终做出了收购的决定,他说:“公司做到现在的程度,不做长远打算肯定不行,虽然风险很大,但也必须硬着头皮做下去。”决定之后,今年6月,联发科派了30多个人到美国与ADI商洽收购的事情。喻铭铎回忆说:“这就像是两个人的次约会,我们双方一见钟情。我们去的时候,TD-SCDMA对我们来说可能是有吸引力,但约会之后,我们发现还有很多比TD-SCDMA更有魅力的地方。”

全球布局

“联发科看中的是ADI的技术、团队和客户。”喻铭铎认为这次收购非常超值的理由并不是因为这个部门能给联发科带来多少收入,而是终于有机会叩响5大厂商的大门。

ADI产品组合中的WCDMA和TD-SCDMA弥补了联发科在3G方面的空缺,将其产品推向市场的时间提前了至少1年。此前联发科的9个办公室集中在亚洲的5个国家和地区,收购ADI之后,一下为其增加了13个以欧美为核心的办公地点和团队,而被收购的400多名ADI工程师在公司平均供职年限在12年以上。喻铭铎说:“我们和一些国际一线大厂沟通,它们很注重与全球品牌合作的能力,包括它们是否拥有全球的研发和业务。”

ADI在丹麦、美国、英国的团队,直接靠近诺基亚、摩托罗拉、索爱,并已经与这些厂商有了相当深入的接触,借助ADI的团队,联发科与“5大”的距离从遥不可及到非常接近。在客户方面,虽然这两年ADI的芯片业务有所下滑,但目前仍然是LG的芯片供应商、三星、夏普以及一些国际运营商也是它的合作伙伴,这些客户和以前以中国厂商为主的客户名单相比,要有分量了许多。

近一段时间,一些巨头开始调整芯片战略,这些微妙的变化也衍生出了新的市场机会。今年8月8日,诺基亚向全球发布,在基带芯片领域,除了之前的德州仪器之外,又引进了博通、英飞凌、意法半导体三家新的企业作为战略合作伙伴。摩托罗拉也在今年的早些时候宣布,除了继续使用飞思卡尔的芯片之外,与德州仪器也签定了战略合作关系。这些行业的巨头企业正在改变很久以来在芯片上多由厂商自行开发设计,再交由某家芯片厂商定制的模式,取而代之是引入更多的合作伙伴。这样的变化给了像联发科这样的企业一个绝好的进入机会。因此全球布局在这个时候就显得格外迫切。喻铭铎说:“我们必须要不停地去敲‘5大’厂商的门,即使进不去,也要让他们听到我们的敲门声,当门打开的时候,我们才有机会进去。而ADI在全球的团队就保证了我们可以随时去敲他们的门。”

不过对于整合之后的种种设想目前还处于理论阶段,能否发挥并购之后两家公司的合力,前提是整合顺利并且充分。并购对于世界上的任何一家公司都是一件复杂而且困难重重的事情。事实上联发科近两年来的并购一直没有间断过。2006年底以1300万美元将中国独立软件平台公司博动科技收入囊中;2007年初以约1800万美元收购明基旗下的络达科技31.55%股份;今年3月,又以3700万美元购得美国NuCORE公司69%股份,这也是收购ADI之前的一笔。虽然积累一些并购经验,但联发科也承认,无论从金额还是规模上讲,都无法与这次并购相提并论。联发科管理团队面临巨大的压力,喻铭铎说:“台湾企业收购欧美企业成功的案例并不多,希望联发科能够成为成功的一个,我们已经做好了面对困难的准备。”喻铭铎认为财务上的压力并不大,因为原ADI这个部门只占联发科总体收入的百分之十几,真正困难的是业务和文化上的融合。联发科为此特别请了当年给惠普和康柏合并时做咨询的咨询公司协助并购之后的整合。

到今年年底,关于收购的各种法律程序才能够全部完成,而在这个阶段,联发科把稳定作为了步的目标。徐至强在收购宣布后的第2天就同ADI芯片部门的负责人一起到全球的13个点全部走了一遍,除了了解情况之外,稳定军心也是重要目的。虽然终TD-SCDMA并不是此次收购的重点,但在中国市场,TD-SCDMA仍然是联发科的收获。喻铭铎预计说:“可能要经过两年的磨合,整合的效果才能看到。”联发科是如愿完成从孩子到大人的蜕变,还是要继续苦涩的成长,看来只有到两年之后才能见分晓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