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吉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不过目前京东商城已经搜索不到任何0元购产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昌吉信息港

导读

民间四大高返平台近连续爆雷,风暴蔓延至下波及者众。爆雷平台之一联璧金融自6月19日起无法提现,日前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调查,15名

民间四大高返平台近连续爆雷,风暴蔓延至下波及者众。爆雷平台之一联璧金融自6月19日起无法提现,日前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调查,15名嫌疑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单个投资者损失高达几百万,整体涉及资金目前尚难统计。

站在联璧金融幕后的斐讯,以及销售斐讯路由器产品的京东同样深陷其中。

联璧金融的高返利模式中,斐讯路由器是极为重要的一环。斐讯主营的路由器产品原本籍籍无名,在与联璧金融合作推出“0元购”活动后,迅速积累起可观销量。用户通过京东等销售平台购买斐讯电子产品后获得“K码”,再以购买投资理财产品的方式将“K码”在联壁金融激活,就能获得购机款全额分期返还,返还期数从3个月到12个月不等。

上述流程显示,这种消费全返即“0元购”模式,实际是变相的互联金融产品。

购买斐讯产品后,消费者变成了联璧金融理财产品的投资者,这样的模式不但降低了联璧金融的获客成本,也刺激了斐讯产品的热销,高销量进而再为联璧金融背书,如此循环。直至联璧金融出现兑付和提现危机。

联璧金融被立案侦查之后,这个游戏中的每一个玩家,都遭到了质疑。受害者的报案材料称,斐讯联合京东、联璧金融导演了0元购骗局,日前许多受害者干脆前往京东总部维权。

京东难以撇清关系斐讯“0元购”产品除通过官进行销售外,还通过京东、苏宁、国美、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第三方平台出售。

联璧金融崩盘之后,斐讯曾在7月6号发布公告称,斐讯与联璧的营销合作是厂商自发活动,与京东、苏宁、国美等任何第三方销售平台及终端销售商无关。

但在受害维权者看来,京东很难从中撇清干系:从2016年开始,斐讯和京东深度合作,在京东平台上“佳绩频传”。除了为斐讯“0元购”产品提供入口,京东还将斐讯“0元购”打上了自营标签,并且提供白条免息等金融支持。不少受害者正是出于对“京东自营”的信任,选择斐讯“0元购”产品。

斐讯此前曾大规模在京东投放广告,京东也成为斐讯的销售入口。今年618期间,斐讯对外宣称其总销售额破7.1亿,总销售量破72.2万台,其中在京东平台总销售额破4.6亿元,总销量破48万台,占斐讯总销售额的65%左右。

“0元购”的诱惑、铺天盖地的广告将斐讯送上京东销量榜榜首。618期间,斐讯夺得了“京东智能穿戴品牌销售额、京东智能家居品牌销售额、京东数码配件品牌销售额、京东音箱品类斐讯阵营品牌销售额”等数个排行榜榜首的位置。

斐讯公开数据称其2018年上半年总销售收入超80亿,若按照65%的比例、京东自营平均20%的扣点佣金计算,京东2018年上半年获得收益可超过10亿。当然,由于618期间京东平台数据偏高,京东收益实际可能低于这一数字。

斐讯还曾通过京东少东家进行地推营销。京东少东家系京东金融旗下校园项目。斐讯与京东少东家曾在不少高校举办活动。联璧金融出事以后,也有学生党爆料,损失惨重。

联璧金融案受害者提供的材料显示,京东斐讯产品的问题咨询界面,京东客服称联币金融(原名)是合法平台,请客户放心购买。

实际上,在联璧金融爆雷之前,京东也并非只有斐讯一款“0元购”产品。有媒体发现,除了斐讯,一款名为陪行者的产品同样也打着“0元购”的名号销售。

不过,目前京东商城已经搜索不到任何“0元购”产品。

京东是否清楚其销售的“0元购”斐讯路由器的互联金融性质呢?京东日前回应称,京东仅是斐讯硬件产品的销售平台,从未与斐讯相关的互联金融平台联璧金融存在任何形式的合作,也从未引导消费者至该平台进行投资理财。

幕后斐讯斐讯与联璧金融的关系已经遭到多方质疑,种种线索均指向,斐讯与联璧金融关系匪浅,且有自融嫌疑。不过斐讯始终否认这样的说法,其发表声明表示双方各自独立。

联璧金融爆雷后,斐讯找了另一家第三方平台上海骏合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解决联璧 K 码不能激活、兑换问题。用户登录斐讯官,提交兑换所需材料,材料通过人工审核后转至骏合公司,随后用户即可在骏合金信 App 进行兑换。

不过联璧金融受害人的其他活期、定期投资兑付方案,斐讯认为与己无关并不承担。与此同时,互联上开始流传斐讯“担当可嘉”的文章。

不过,斐讯与联璧金融的关系极为密切。此前联璧金融的对外宣传中,斐讯曾多以此担保方的身份出现在其介绍中。工商资料显示,上海联璧电子在2017年5月曾做出股东变更,金伟、陈海东和韩凌退出,上海柏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松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彩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宁波梅山保税港区融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为新增股东。

前述股东陈海东、金伟、韩凌,均与斐讯有密切的关联。其中,上海勃奈电子有限公司的两个股东分别为金伟和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斐讯通信占股19%)。

上海映碧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是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金伟和陈海东为该企业的主要人员。

而金伟、陈海东与韩凌一起和斐讯创办了上海通木投资有限公司。金伟名下的多家公司有斐讯创始人顾国平的身影出现。

此外,斐讯还与一家名为华夏万家的互金平台有深度合作。华夏万家也与联璧金融有关。联璧股东变更后不久,上海柏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松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同时也成为华夏万家(北京)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的股东。2017年7月,这两家公司退出,变更为两名自然人股东。

除了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联璧金融与斐讯还涉有自融嫌疑。

联壁金融平台上共有活期和定期三款产品。其中活期理财产品的资金去向显示是上海迅恒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两款定期理财产品在介绍中虽未提及公司名称,但公司简介却和活期理财产品的介绍一摸一样。

迅恒投资有两个自然人股东:武雪锋、张静。其中武学锋与斐讯有直接联系。

讯恒投资的法人代表武雪锋在五家公司有任职。家公司股东为自然人谈用刚和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第二和第五家公司为武学锋分别与联璧金融的股东金伟、韩凌合资成立;第三家公司为上海联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关联公司。

这也意味着,联璧金融涉嫌非法募集的资金都流向了一家与斐讯有密切联系的公司——迅恒投资。这仅仅是个巧合吗?

虽然联璧金融刻意隐藏了关键信息,但联璧金融的受害者经多方比对发现,联璧金融理财产品的借款方为上海红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担保方即为斐讯通信。而红帽信息的工商资料显示,在2016年1月之前,红帽信息的控股方为斐讯,法人代表则是斐讯的创始人顾国平。

联璧金融在销售理财产品时强调与斐讯的关联关系,但在法律关系上两者又刻意隐藏和剥离。这恐怕也是互金平台频频爆雷事件中,前台人物一跑了之或锒铛入狱,但幕后操纵方却往往难以追责的原因之一。京东在此间是否真正无辜仍有待调查,但这两年类似互金风险事件频发,京东作为销售平台对此真的完全没有警惕吗?

2014年台湾人工智能Pre-B轮企业
6个机会、5个难题、4个锦囊互联网农业保险未来可期
2017年温州汽车出行种子轮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