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吉信息港

当前位置:

老疙瘩的爱情故事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昌吉信息港

导读

(一)    疙瘩爷爷和大伯家是邻居,屋檐搭着屋檐,山墙贴着山墙。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里,老家人很穷,一日三餐能吃饱肚子就算不错了。疙瘩爷爷

(一)    疙瘩爷爷和大伯家是邻居,屋檐搭着屋檐,山墙贴着山墙。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里,老家人很穷,一日三餐能吃饱肚子就算不错了。疙瘩爷爷家有四个孩子,是那里穷的一户。可不知是为什么?只要我去大伯家,那就是疙瘩爷爷家饭头上的苍蝇,是打也打不离的。  记得次见到疙瘩爷爷时,吓得我“哇”地一声大哭起来。疙瘩奶奶连忙从屋子里跑出来抱起我说:“丫头,别怕、别怕,这是你疙瘩爷爷。”  “不!他是老妖怪嘛。”我哭着说。  “老妖怪还不快点趴下,让我们的丫头骑大马。”  疙瘩奶奶刚说完,疙瘩爷爷就笑咪咪地趴在地上。  “来,我们来骑大马喽。”  疙瘩奶奶把我抱到疙瘩爷爷的背上,我和疙瘩爷爷疯开了。渐渐地我不再惧怕疙瘩爷爷,并慢慢地喜欢上疙瘩爷爷了。  疙瘩爷爷长得确实很丑,丑陋到无法形容的程度。一双斗鸡眼、蒜头鼻、招风耳、豁嘴唇、大龅牙,身材干瘪矮小黑瘦,头发短得像个和尚,脑袋像獐子那样又小又尖,难看的是他那猥琐的两条罗圈腿哆哆嗦嗦的弯着,就像随时准备要逃跑的样子。一般人,特别是孩子,次见到他,都有一种恐惧感。  大妈说,疙瘩爷爷是龙老太爷的断肠儿,龙太爷一辈子生了五个女儿,才生了疙瘩爷爷,所以他才叫“老疙瘩”。疙瘩爷爷五岁时,龙太爷就去世了,从此疙瘩爷爷失去了管教。在那个靠挣工分还吃不饱肚子的年代,游手好闲的疙瘩爷爷,整天在外面偷鸡摸狗,酗酒赌钱。后来龙老太太又哭又闹,让他去邻村的一个乐器班子里学吹鼓手,这批人是专为人家办红白喜丧事的乐器班子,在那里疙瘩爷爷学会了吹唢呐,隔三差五的有活儿了,就跟去混个肚儿圆。龙老太太死后他又成了没人牵线的风筝,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这样一天一天的混下去。一晃混到二十大几了,村子里和他差不多大的小伙子都结婚生子,他仍然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角色。  这可急坏了他的五个姐姐,一来娘家要靠他这根独苗苗传宗接代,二来也不能看着弟弟像个二流子一样烂下去。她们商量着赶快帮他成个家,找个老婆给他安上个笼头,规规矩矩的在生产队里做农活。她们到处请人为他提亲,可是东说东不成,西说西不成,没一个姑娘能看上他。  当时疙瘩爷爷想女人也想疯了,想想只有去央求他五个姐姐帮他讨媳妇。并且保证,结婚后好好过日子。五个姐姐一合计,准备花大价钱帮他找个女人,不管人长得有多丑,只要是个女人,那怕就是长得像癞蛤蟆一样也行。他们方圆几十里地四处打听,打听到邻乡的小李庄有一个女人和他很般配,这是一离婚的女人,长着一脸黑桃麻子,一年前丈夫嫌她太丑、说她不会生养,就找借口休了她。  相亲那天,五个姐姐把疙瘩爷爷打扮起来。那个女人的爹和娘陪着她相亲来了,他们刚进门见到疙瘩爷爷时,麻姑娘就大声惊叫起来,“哎哟,我的妈呀!没想到这天底下还有比我更丑的人呢。”  “走,回去!我这丑闺女就是搁在家里沤粪,也不能嫁给他。”女人的爹娘气急败坏地领着闺女像逃一样走了,仿佛迟一步就会被疙瘩爷爷拖住不放似的。    (二)    一晃又过了一年多,疙瘩爷爷终于结婚了。疙瘩奶奶却是个百里挑一的大美人,村子里的人都说他是“癞蛤蟆吃上天鹅肉”了。  结婚那天晚上,客人们都走了,就留下五个姐姐和姐夫照看着。疙瘩爷爷双手紧紧地拽着房门,任凭几个姐姐怎样推他,死也不肯进新房。  “怎么啦?你进去。”  “我……我……”  大姐生气了,骂他说:“你给我进去,看你这个熊样,平时你猴急成啥样了!现在媳妇娶进门了,你倒不敢下牙了是吧,我看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新娘子听了感到好笑,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子汉,这时候倒害起羞来了,看来将来一定是自己当家了。疙瘩爷爷听到大姐的话,一转身来到厨房,拿起小半瓶白酒一口气干了,趁着酒劲走进新房站在新娘子面前,硬是没有勇气掀掉红盖头。  “疙瘩,掀盖头,掀盖头啊!”大姐站在一旁着急地叫着。  疙瘩爷爷鼓起勇气,一把掀了红盖头。岂料红盖头刚刚掀掉,新娘子却尖叫一声,“啊……”晕厥过去。  大姐一把抱起新娘子,放在床上。惊得疙瘩爷爷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手足冰冷,只是愣愣地望着新娘子含糊不清的说:“太……太好看了。”  新娘子终于缓过一口气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大声哭着。洞房变故让她惊恐万分,这个又丑又小的男人,哪是她那天在家里隔着门缝看得她满心欢喜的男人啊,那个男人长得高高大大,乌眉大眼,齿白唇红,白白净净的,她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会看错人。  几个姐姐早预料到会有此事,便轮番劝说。  “他舅妈,你就别哭了。你别看他老舅人长得不乍样,心可细了,他会体贴人,日后肯定是你说了算,还不是你叫他头朝东,他就不敢朝西嘛,他是不会亏待你的。”  “女人一辈子图个啥,不就是图男人能把自己当人看,能关心自己爱护自己么。”二姐的嘴会说,她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舅妈呀,你别看有些男人长得人模狗样的,样子好看,好看能当饭吃嘛。一句话不投就拳打脚踢,那罪也不是人受的。”  “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生米都煮成熟饭了,妹子,这就是女人的命啊。你想开点,就认命吧。如果他老舅敢对你动半个指头,你告诉大姐,我决饶不了他。”  新娘子就是一个劲的恸哭着,没说一句话。哭得几个姐姐心烦意乱,大姐把疙瘩爷爷叫出来说:“天都快要亮了,我们老在新房里不吉利,你自己注意点,别出什么乱子。”  疙瘩爷爷走进新房,关上房门。  新娘一把捂着身子,颤抖着大哭起来。  疙瘩爷爷连忙对新娘子说,“巧珍,别……别怕,你上床睡一会吧。我就坐在这地上,我不会上床的,你放心,我不配你。”疙瘩爷爷说完,就在地上坐下了。  新娘子看了他一眼,仍然没动。  “你这样坐着太冷了,把鞋子脱了上床吧。巧珍,如果你不放心,我就坐到房门外面去。”  新娘子动了一下,把被子盖在身上。    (三)    疙瘩爷爷坐在新房里,忍不住泪流满面,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唉!人不如人,连苍天都捉弄!既然你让我长得这样丑陋,何苦要用天仙般的美人来羞辱我。我配吗?我他妈就是给人家倒洗脚水,人家也嫌丑。早就听姐姐说她长得好看,没想到她长得太美了。真他妈的丢人啊,我的脸面不是丢尽了么?疙瘩爷爷的五脏六腑都碎了。  新娘子坐在床上,从被缝中瞧着这个丑陋无比的男人,心就象掉在冰窖里一样凉透了。她不禁一阵寒颤,哭得更伤心了。新娘子一哭,疙瘩爷爷也哭。新娘子大哭,疙瘩爷爷小哭。疙瘩爷爷一面抹着脸上的泪水,一面对新娘子小声说:“你别哭好不好,你一哭我也想哭。等天亮了我就送你回去。”  天终于亮了,疙瘩爷爷给疙瘩奶奶端来洗脸水:“巧珍,天亮了,你先起来洗把脸。我给你做点吃的去。”  新娘子仍然一声不吭。  “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我不会为难你,吃过早饭,我就送你走。”疙瘩爷爷含着满眶泪水出去了。  新娘子爬起来洗了一把脸,又在床上躺下了。谁说也不理,不住抹着脸上的泪水不说一句话。疙瘩爷爷端来早饭,看新娘子仍然在哭。像木桩似的站在床边搓着两只手。  “舅妈,你就多少吃一口吧,人是铁,饭是钢。你看你一口不吃,老舅也一口不吃……”二姐的话没说完,捂着脸哭着出去了。  “吃吧,千错万错都是我错了,我不怪你。”疙瘩爷爷流着眼泪说。  新娘子看了疙瘩爷爷一看,端起碗慢慢腾腾地吃起来。  “慢一点,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吃完了我再帮你盛去。”疙瘩爷爷说完也出去了。  新娘子吃完又躺下了。又是一天不吃不喝。  新婚第三天是新媳妇回娘家的日子,疙瘩爷爷的几个姐姐愁容满面,疙瘩爷爷更明白这一走巧珍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巧珍,你把这饭吃了,吃饱了我好送你走。”疙瘩爷爷对新娘说。  大姐收拾好糕粽,偷偷地抹着眼泪。这时疙瘩奶奶也梳洗停当出来了,正好听到疙瘩爷爷和大姐的对话:“老舅啊,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你们就回门吧,只是这一去还不知能不能回来?”大姐捂着脸哭起来。  “大姐,你别哭了。我只想把她好好地交给她的爹娘,我会向她爹娘说清楚,我没有碰她,这么好的姑娘配我实在是太可惜了,我没这个福份。”疙瘩爷爷的泪水终于控制不止流下来。  疙瘩奶奶连忙回身走进新房:“疙瘩,你进来。”  疙瘩爷爷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这是疙瘩奶奶进门三天对他说的句话。  “巧珍,你吃了嘛?”  “吃了,你还不快点准备一下回门。”  疙瘩爷爷的心中又喜又怕,连忙对她说:“好,你等一下,这几天你没吃好,也没睡好,不能走这么远的路。我去大叔家借辆小车来,我推着你走。”  “不用,我们走走歇歇。穷人家娶个媳妇不容易,我看你心眼挺好的,只要你能好好待我……”疙瘩奶奶轻轻的说。  疙瘩爷爷一下跪在疙瘩奶奶面前:“巧珍,我就是做牛做马也要好好待你,我不会让你吃半点苦。”  “快起来,让大姐她们看到成什么样子。”疙瘩奶奶脸一红,伸手拉起疙瘩爷爷。  疙瘩爷爷心中有了底,出来高兴地对大姐说:“大姐,都弄好了吗?弄好我们就准备走了。”  大姐不明白弟弟为什么这么高兴,低着头说:“老舅,不管是什么情况,你可要想开点,早点回来,别让我们担心。”  “大姐,你们早点做晚饭,我和疙瘩一定早点回来。”  大姐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抬头一看,弟媳微笑着站在自己面前。她一把抓起弟媳的双手:“舅妈,这是真的吗?”  “真的大姐,我们一定回来。”  五个姐姐的脸上笑开了花,疙瘩爷爷仿佛也一下子漂亮多了。  当疙瘩爷爷和疙瘩奶奶来到娘家时,疙瘩奶奶的爹娘愣住了。  “还不快叫爹娘。”疙瘩奶奶轻声对疙瘩爷爷说。  “爹!娘!”疙瘩爷爷连忙喊了一声。  “巧珍,你进来。”巧珍娘瞪眼看着女儿说。  “你说,他是谁?他是姑爷?”  “是呀娘,这还能有错吗。”疙瘩奶奶虽然这么说,泪水还是忍不住掉下来。  “巧珍,你给我说清楚,这是乍回事?”  “娘,您就别问了,反正我已是他的人。他除了人丑,别的都不错。”疙瘩奶奶的娘捂着脸大哭起来。  站在外面的疙瘩爷爷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一会儿疙瘩奶奶出来对他说:“让爹娘歇一会,我们做饭吧。”  疙瘩爷爷连忙洗菜,烧火。饭好了,疙瘩奶奶说:“还愣着干啥,去叫爹娘吃饭啊。”  疙瘩爷爷来到房门前,磨蹭了半天:“爹、娘,你们起来吃饭吧。我走了。”  疙瘩奶奶的爹娘一听,连忙从屋里出来;“走了,去哪?”  “爹、娘,我没对巧珍做……做什么,她还是你们的好闺女,我把她送回来了。我……我走……”疙瘩爷爷话没说完走了。  “疙瘩!你给我回来!”疙瘩奶奶连忙从厨房跑出来。  “回来吧,疙瘩,你要好好待巧珍。”疙瘩奶奶的爹拉着疙瘩爷爷说。  疙瘩爷爷双腿一软跪在老丈人面前,“爹,您老放心,我就是不吃不喝也不会让巧珍受罪。”  “起来,起来吧。”老丈人拉起这个丑女婿。  “你们收拾一下,我去请你几个叔叔来喝回门酒。”巧珍爹对老婆和巧珍说。    (四)    疙瘩爷爷和疙瘩奶奶走了,几个姐姐在家嘀咕起来;“大姐,新娘是不是怕我们不让她走哄我们。”  “我看不象,不管怎么说这是好事,如果她真的能回来也是老弟的福气。”几个姐姐一边准备晚饭,一边向路口张望着。  太阳快要落山了。  “大姐,那边来了两个人,你看是不是老舅他们。”大姐听到四妹的叫声,放下手中的菜向路口跑来。  “是,是的,是他们。快,我们吵菜。”几个姐姐忙开了。  “老三,老三!”  “哎!我来了。”三姐喘息未定的跑回来了,手里拿鞭炮说;“我们……我们放鞭炮。”  “对,我们放鞭炮。”几个姐姐和姐夫放起了鞭炮。  “舅妈,你们回来了。”  “回来了。姐姐你们……”疙瘩奶奶指着鞭炮说。  “看到你回来了,我们高兴……高兴啊。”  “快坐下来舅妈,我们吃个团圆饭。”  疙瘩奶奶说:“疙瘩,拿酒来,我们好好感谢姐夫和姐姐。”  “酒,我们早就准备了好了。”大姐开心地说。  “快坐,快坐巧珍。”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大姐夫,二姐夫,这是三……唉,三姐夫人呢?”这时四姐夫和五姐夫推着三姐夫说:“三姐夫来了,进去呀,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谁让你干亏心事了。”疙瘩奶奶抬头一看,脸一下红到脖子,原来她那天看的男人竟然是三姐夫!  “对不起,老舅妈,我们也是没办法才让三姑爷代老舅去相亲的。”  “大姐,相得好啊,要不我和疙瘩就没这个缘分了。”疙瘩奶奶笑着说。  “还是舅妈大人大量,老弟,你要是敢对我弟妹动一个指头,我肯定饶不了你。”三姐夫笑着说。  “我哪敢啊,疼还疼不过来呢。”疙瘩爷爷的话引得一家人大笑起来。  晚饭后几个姐姐姐夫终于放心的走了。  晚上,疙瘩爷爷连忙给疙瘩奶奶端来洗脸水和洗脚水,站在一旁憨厚的笑着。  “笑什么,出去,让我洗脚。”  “呵呵……我出去。”疙瘩爷爷笑呵呵地站到房门外去了。等疙瘩奶奶洗好后,进来帮疙瘩奶奶倒洗脚水。 共 871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好
儿童癫痫病患发作时的一些常见症状
标签

上一页:月牙2

下一页:光阴似箭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