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吉信息港

当前位置:

花錢評院士潑墨學術

2019/05/03 来源:昌吉信息港

导读

張曙光受賄案開審,再次展現了贓官淪陷的慣常路數。但所謂“受賄為評院士”一說,瞬間讓一連串老套的劇情變得不一樣起來。在這個官場與學界似乎可隨意

張曙光受賄案開審,再次展現了贓官淪陷的慣常路數。但所謂“受賄為評院士”一說,瞬間讓一連串老套的劇情變得不一樣起來。在這個官場與學界似乎可隨意切換的年代,公眾早就擔憂,官場的不良風氣會浸染進學界的肌體。不幸的是,透過張曙光的供述,民眾心底種種猜測儼然再次證實——本應獨立、公允,超脫利益和權力羈絆的院士評選,居然也充斥著金錢勾兌。

囿于张曙光的只言片语,我们无从窥见“用钱买院士”的完整链条,但这恰恰是各方应追问的地方。手握巨资、一心当“学霸”的张曙光,到底是如何“争取选票”的呢?其中的细节虽未公开,但却无碍公众推想:花钱评院士,可行的路径无非有二,要么堂而皇之地贿选,以收买评委来谋求支持;要末“购买”学术成果,借此积累自己的参评资本……

无论张曙光当时采取了何种方式,“2007年因7票落选”“2009年以一票之差落选”的结果,足见他不惜血本“暗地经营”的收效明显。由此也印证,看似专业透明的院士评选过程,绝非想象中那般无坚不摧、不为所动。“花钱买院士”的荒谬故事,从一个侧面揭示了学界的溃败:底端学术人收钱办事,甘当枪手为人生产学术商品;而顶端学者则深陷底线失守、节操堪忧的泥潭。

院士评选,竟也堕落成花钱就可摆平的事项,着实令人唏嘘不已。倘若要为这种沉沦景象找个合理解释,也许也无太多难度可言。众所周知的是,由于目前学界一贯处于公权系统的安排之下,深感压抑的学者们并不具备典型的学人意识与道德观,他们往往只希望在既有游戏规则内实现自身利益化。在这种语境之下,倘若有高官用钱换取学者在某事上的支持,后者自然无理由、无底气谢绝。

一个独立性孱弱、高度仰赖公权力分配资源的学术共同体,注定会乐于与位高权重者维系良好关系。在现实中,学界与官场彼此互通,具有相当程度的1体性。有鉴于此,张曙光花钱参选院士,绝不能理解成一个出格、孤立的贿选事件,而应视作官员与学界互利共荣秩序中的一例。

所以,张曙光案的教训,自然不止于强化官员、学者的个体修养,完善院士评选机制那般单薄。更关键的教训,是要设法剥离学界“寄生”公权系统的格局,从而确保学者群体能发育出健全、独立的学术人格。在此之后,再来探讨纠偏乱象,才具有必要的话语基础。

肝癌的患者不要吃什么
肝癌晚期的症状通常会有哪些
中医治疗肝癌晚期管用吗
标签